相关文章

西安五路口环形天桥科学拆卸得以梅开二度工程现场纪实和深度报道

来源网址:http://www.sxxyzl.com/

春节前,五路口环形天桥的拆除可谓成为西安市民关注的焦点和热点新闻,网络上报纸上电视上对这座西安火车站附近标志性的建筑,32年的风风雨雨历史,还有被市民津津乐道戏称为“棒桥”的典故,以及拆除的原因,都做了详尽的图文报道,也充分表明了西安人对这座很有特色的天桥之喜爱和留恋不舍之真情。在这里,我就不在祥述了。

的确,五路口天桥的拆除和消失多少令人有几分伤感,可不管我们多么留恋过去事物的美好,但时代的日新月异以及城市建设发展的洪流滚滚向前,我们只能将五路口天桥曾经的美丽动人和贡献永远珍藏在心中......

那么,五路口天桥真的就香消玉损、就此永别了么?不!其实她还活着,还会继续焕发她生命的余热。

这不是信口开河,而来源于本人对这项为期21天拆除工程全程的跟踪和深度采访。下面就让我慢慢铺开图文细细道来。

至五路口天桥十八日零时开始封闭人行天桥的上下坡道,十九日白天正式对桥梁的拆除做准备工作时,由于桥下还有日常的通行,白天只能小大小闹。到了晚上12点才能正式开始施工,进行电焊切割等较大的施工,视工程进展情况,桥下交通实施半封闭或全封闭,有交警配合行动。当夜本海军陆战队老A本人就进入战场,携单反登陆作战。而在首次夜间拍摄中我有幸结识了负责此次工程的市政工程部的刘志钧部长(后面简称刘队)。而通过与他的交谈,得以了解到了关于天桥更多第一手的幕后信息。

据刘队介绍,“这座桥当年是红旗厂焊接施工的,可以说是该厂多年来引以为傲的业绩。经我们亲自勘察检验,这座桥当年使用的材质以及施工质量还是相当不错的,加上一个桥的使用寿命一般是按5,6十年来打造的,因此她的拆除并不是因为到了报废的状态,而是因为至2008年起,随着地铁1号线、4号线开工,五路口十字进行了拓宽,天桥的上下桥口与人行道脱节,对车辆和人的上下桥通行造成了较大的安全隐患”。

刘队进一步客观的指出,“尽管历经30余年的风风雨雨,五路口天桥的桥体结构和外观都呈现陈旧老化,但并不是整体都不中用了,只是个别地方老化比较厉害。因此,如果不根据天桥实际情况,一股脑就进行简单粗暴的破坏性拆除,就没有做到物尽其用,也是一种对昔日公共建筑的浪费和不尊重。因此,这次拆除,准确的来说,应称为科学拆卸,对技术性和安全性等工程要求和标准都更高。而拆卸下来的天桥各大组成部分,将被运到陕西境内合适她的十字路口,按原型重新组装焊接,继续使用,再次发挥交通作用。由于这桥只用了32年,因此保守的估计,她还能发挥余热2,3十年吧。到时这座桥基本整体形状不变,保持原型。如果人为刻意的对其进行尺寸与造型上的缩减或扩大,那么桥身力学和平衡关系就都全变了,如此不科学的硬来,只会造成安全隐患。”

刘队还特别告诉我,“这座桥就是当废品处理,也全身都是宝呀,这是座实实在在的钢桥。连栏杆桥墩楼梯算上,总共5000多吨钢材呀,钢板上还总共覆盖了2000多吨的水泥”。之所以为啥用水泥覆盖,刘队十分在行的道起原因,“这也是过去条件所限,其实桥只要结实耐用,桥身肯定越轻便越好。但当年如果使用最好的覆盖材料,需要从国外进口。造价太高成本太大,因此只能选用笨重的水泥。”他随后结合如今的新型天桥向我分析到,“你看现在高新以及二环上的天桥,在钢板上都是覆盖着最结实耐用的一种合成橡胶,然后在上面抹上防锈防腐漆就OK了,因此如今的天桥,不论是工艺还是材质上已大大超过了往昔。”

正因为五路口天桥重达近8000吨,又是环形结构。刘队很专业的指出,“这座天桥的重心在四个桥座上,四个桥墩全部是钢筋混泥土实心浇筑,而且密闭性非常过关和达到标准,否则里面就容易出现腐朽的不良状况。”同时他还告诉我,“五路口天桥在当时的工艺和安全性能设计上也是最先进的,实际上我们平常走在上面,桥身不是完全水平的,而是向上拱出的,在力学图上就是一道曲线,因为桥必须保持一种弹性的动态平衡,桥面会根据桥上行走人的多少受力后自然下降,如此就有了缓冲地带,不会因为上桥人数突然增多,而对桥产生瞬间突然的大冲击,以至于出现安全隐患造成桥坍塌。”

而听刘队讲到桥梁的工程力学曲线图及这些理论,我当然全能听得明明白白。为何?因为当年大学工程力学这门课,我竟考了3回才涉险过关、当年本年级著名60分过关王差点因此阴沟里翻船,以至于拿不到学士学位证书得以毕业。如今想起这段往事还哭笑不得、恍若电击。

言归正传,只见刘队对桥梁知识专业的讲解,越来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如数家珍。我越听越吃惊,不仅问道,“你这哪是工程部部长呀,简直是专家呀?!”对此,刘队淡淡的付之一笑,“我其实不是学桥梁出身,也就是日常维护和拆除工作干的多了,被逼的边学边干,干一行专一行么。前几年边家村的人形天桥拆除也是我们市政维护公司工程部施工的。当然,期间我们几个半路出家的年长者,也少不了理论学习,上面领导会把我们不时送到大学进行短期的培训。如今,部门里大部分都是大学生,都是学道桥和给排水专业分来的。毕竟现在的行业越来越讲究专业知识和年轻化。”其实,实战吃苦中干出来的人更见多识广,工作会更有成效。因为在实际工作中会遇到很多课本上没有讲到的困难,只有每一次想办法去解决,能力才自然会得到提升。而只有理论知识考试拿满分,到了实战中却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沦为书呆子。相反只有实战经验,却没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做指导和储备,也不可能进入更高的层面和境界,成为真正的行业高手。

我不禁对刘队的身世产生了更多的兴趣,刘队和本人一样也是个性格外向的喷喷子。我两站在午夜后五路口的天桥下,在寒风冷月下,却分外投机。虽冻得打颤,就用对喷以此发热驱寒吧。

随后刘队在工作间隙,向我介绍起他不一般的身世,“我是退伍军人,曾参加过对越反击战。兵种:侦察兵。”闻此,才看过电影《芳华》的我,对刘队那是钦佩的五体投地。进一步好奇的问他,“上过前线么,经历过枪战么?射杀过越南兵么?”刘队豪情万丈的回答道,“当然,多次和我们侦察连上前线完成侦查任务,我们的衣领里都缝着氰化钾小含片,以防弹尽粮绝时被敌人活捉,采取服毒自杀这样的方式牺牲。”至于有没有干掉过敌人?刘队说的有些含糊带了水分,“在一次侦查中,我们夜间与一伙越南兵遭遇,好在我们处在地势较高的有利位置,打跑了他们,我估计我当时大概用冲锋枪射杀了2个越南兵......”你就给没上过战场实弹过的我,好好吹吧!哈哈哈大笑!

最后他还很伤感的向我倾诉道,“因为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我的母亲因每夜为儿生死夜不能寐,几乎一夜白发。退役转业到地方后,凭着部队优异的表现和资历,我本可以优先选择警察公安之类的行业,但我的母亲不想再为我操心了,我就进入了市政部门干起了这行。这一干就近20年了。”

此时,已是深夜2点多了,我也完成了拆除首夜的拍摄,而刘队和工程部的工作人员还要继续奋战到早上6点。由于相关准备工作还没完全到位,今夜吊车并没有进场拆卸,临别时,刘队热情的告诉我,到时一定会提前通知我过来拍摄。

没曾想,随后几天西安连降2场大雪,五路口天桥夜间工作暂缓,我两只能电话联络。刘队和他的工程部成员又杀向另一个战场,每天忙于清除西安市内过路桥上的积雪,经常折腾到后半夜才能回去休息。目的就是不能让桥上的雪积起来,以免第二天清晨上班族们市民们开车经过时不会发生路滑而引发事故。对此,刘队深有感触的对我电话里说道,“我们不少工作都只能后半夜去进行,因为不能影响正常的交通和秩序,因此我们也被称为月亮公司。好在我们也习惯了,只要市民们第二天出门上路便利安全舒心,我们也深感欣慰,毕竟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性质和价值所在。”

两场雪完后已是隆冬,寒风凛冽,到处还有未化的积雪。28日尽管当天白天又飘了些小雪花,但已越来越临近春节,不能再等了。所幸雪没有下大,后来也停了。当天下午刘队通知我今晚吊车大概11点多进场,开始本次工程科学拆卸最重要的吊拆环节。这也正是是本次工程的核心内容和难点。当然也是最容易出现事故隐患的地方。

当晚我里外上下都穿着厚厚保暖的御寒作战服,头戴棉线帽,进入战场拍摄起来,不久就被冻得龇牙咧嘴,浑身忍不住打颤。市政方面好几位领导也在吊车进场后亲自赶到,进行战前动员和指挥。而在吊车即将拆吊前,刘队又向我介绍起来具体操作情况,“在先期工作中,我们已经将环形桥身按东南西北分成4大块,而每一大块又再次被切割成三小块。而这将被拆掉的小块两个边下面,有两个机械装置支撑,吊车到位后在上面对这段桥身实施拉吊,最终将这块桥身平稳安放到桥下地面上。”

刘队指出,最担心的就是最后切割和拆吊过程的那几分钟里,这段已被分割的桥身完全脱离整体时,由于力学关系平衡关系全变了,以前是收紧的状态,现实施切割拆吊的最后一刻,分体会自然向外伸展。如果技术处理和安全措施不到位,就可能出现桥坍塌的事故,引起人身安全。

而为了确保市民近期关注度很高的这个工程绝对安全的完工,相关各级领导也是高度重视。在硬件上给予最好的设施,本来两台七八十吨的吊车就完全够用,但为了万无一失,专门选用了两台安全系数更大的150吨型号的吊车。而这款吊车开出来一夜的费用是3万,两台就是6万。

尽管已是隆冬夜里2点左右了,寒冷彻骨,但施工现场工人们却干得热火朝天,两台威武的大吊车如长颈鹿骄傲的耸立在寒夜中,在桥下大家的热切期盼和注视下,第一块切割好的桥身终于稳稳当当的拆吊成功,被安放在桥下路面上,等待大卡车运走。随后还将拆吊东面的另外两小块,一步步都要有条不紊,不急不躁的去按步骤和规定去操作。

我裹着最厚的家当在桥上桥下咬牙扛了近4个时,拍了个够,到凌晨3点多实在抗不住,不得不迅速蹿离,赶紧喝酒碟水盆热乎去了。当时感觉棉衣裤等已失效,人快冻成冰棍了。可他们近日要在工地每天奋战到凌晨六点。当然他们必须穿戴更专业更抗寒的户外装备。第二天下午据刘队长讲,早上4,5点时,最低温度已零下17度了。并开玩笑对我说,“幸亏你走的早,否则到时你想走都走不了了,僵那了。”随后他还盛情邀请本人再去观战,被我婉言谢绝了。

又经过几天市政施工全体工作人员与配合的交警队,在寒冷彻骨半夜里的奋战,五路口环形天桥的东西南北四段主体桥身已经被成功拆卸,可以说大功基本告成,只剩下四个桥墩和四个楼梯的拆卸工作。工程进展到这里,虽已进入收尾阶段,但仍然不是破坏性拆除,还要按技术要求一步步去处理,尤其是四个实心的钢筋混泥土桥墩的处理。因此还需些时日。

2月1日的五路口天桥实景:

2月4日五路口天桥工地实景(只剩东北方向的一座桥墩,其余3个已经拆卸完毕):

2月8日左右,五路口天桥终于消失在繁华热闹、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南面附近,不少不知情的人路过时,也不由得惊讶,“棒桥咋没了?”当然在这个十字路口,由于昔日上桥穿越的惯性,还有很多人不习惯走地下通道,还是忍不住走马路上横穿。其实这是不太安全的。市政工作人员也看在眼里,在11号就进行了随后的完善工作。他们开始了在这个十字路面设计和勾画行人新斑马线的作业。

最终天桥拆除及后期完善,全部完工的五路口十字,在春节除夕即将来临前,呈现出新的面貌新的气象,人们的视野更开阔通透。

2月13日五路口十字实景:

我们不因为五路口天桥的不在而哭泣,她已用她的美丽大方、经久耐用完成了她在这里的历史使命和城市功能。同时,我们也更应感谢城市的装修工——市政工程人员。没有了他们的妙手回春,五路口环形天桥又怎能异地重新焕发生命力?没有了他们每日辛苦的耕耘建设和维护,我们的城市又怎能日新月异,阔步迈向时尚化现代化的大都市?没有他们半夜里长年累月的加班,尤其是大雪后及时清除桥面积雪的处理,如此深夜里幕后默默地付出,才不会让清晨时我们古城西安的车辆通行在某些路段上陷入瘫痪堵塞状态......最后,向市政工程全体工作人员表示崇高的致敬!你们是古城西安最光荣的钢铁卫士!

(文中图片除特别标明出处的,其余皆本人手机和单反拍摄)